必赢亚州366net > 图集 > 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委员会“放生”俄罗丝 德国媒

原标题: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委员会“放生”俄罗丝 德国媒

浏览次数:199 时间:2019-08-29

新华社北京7月25日电(记者 高鹏)峰回路转!在距里约奥运会开幕仅剩12天之际,此前恐遭全面禁赛的俄罗斯体育界迎来转机。  尽管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调查报告称“俄罗斯体育部门操纵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并对此掩盖”,并以此为由呼吁全面禁止俄罗斯体育代表团参加里约奥运会,但国际奥委会在24日经执委会讨论后决定,不对俄罗斯代表团采取全面禁赛的处罚,通过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相关资格审核的俄罗斯运动员,将获准参加里约奥运会。  在这个对奥林匹克运动未来可能产生巨大影响的重要关头,国际奥委会作出了一个艰难而又理性的决定。  使用兴奋剂的行为严重损害了体育运动的纯洁与诚信。运动员被查出使用兴奋剂,受到处罚理所应当。如果使用兴奋剂的行为还有“有组织”“系统性”之嫌,对相关责任人和机构予以严厉惩处,更是十分必要。历史上也有整支运动队(保加利亚举重队)由于禁药丑闻被逐出奥运会的先例,然而因兴奋剂问题对一个国家(地区)所有项目的运动员实行全面禁赛,史无前例。因此,在对俄罗斯是否应该施以“极刑”的问题上,国际奥委会异常慎重,一周之内执委会先后两次开会讨论才作出决定。  对国际奥委会而言,禁还是不禁,着实是一个两难抉择。一方面,国际奥委会历来宣称对兴奋剂“零容忍”;另一方面,在奥运会上实现奥林匹克大家庭的团聚,也是国际奥委会孜孜以求的目标。对俄罗斯代表团全面禁赛,固然能彰显国际奥委会反兴奋剂的坚定立场,同时对试图使用兴奋剂者产生巨大的震慑作用;但俄罗斯是世所公认的体育强国,缺少了俄罗斯运动员的竞争,里约奥运会赛事的精彩程度必定大打折扣。更为重要的是,实行“一刀切”地全面禁赛,对于那些清白、干净的俄罗斯运动员,无疑有失公平。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当天执委会会议后所表示,集体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不应当以牺牲个体的公正权利为代价,“如果一名运动员可以证明他(她)没有参与其中,那么他(她)就不应当受到惩罚”。正是基于这一精神原则,国际奥委会最终决定,由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对每个俄罗斯运动员的兴奋剂记录进行个案分析,自行决定是否对各自项目的俄罗斯选手禁赛。  当然,国际奥委会肯为俄罗斯选手参加里约奥运会留一道门缝,与俄方适时地示弱也有很大关系。在21日体育仲裁法庭驳回俄方要求撤销对俄田径选手集体禁赛的上诉后,普京迅速表态称,将就反兴奋剂问题与国际奥委会开展最紧密的合作,并要求成立一个由俄国内外知名人士组成的独立公共委员会负责调查兴奋剂问题。这无疑向外界传递出明确信息:俄罗斯一定会有过必改。  此前,国际柔道联合会与国际体操联合会均已明确表态反对“全面禁赛”,因此俄罗斯选手彻底无缘里约奥运会的场景应当不会发生。不过,这场已持续了一年多的俄罗斯体坛兴奋剂风波不会就此平息。完成那份WADA“独立个人报告”的加拿大律师麦克拉伦表示由于时间紧,不少情况未来得及深入调查。鉴于此,国际奥委会在声明中强调,一旦其后续调查有新发现,将会考虑追加处罚措施。  可以预料,如何处理俄罗斯体坛兴奋剂事件后续问题,又将是一场牵涉各方利益的大博弈。

在国际奥委会宣布不对整个俄罗斯体育代表团实行全面禁赛,并将是否参加里约奥运会的决定权交由各个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之后,这出剧情跌宕起伏的国际体育“谍战片”持续发酵,国际体坛对于IOC的决议充斥着各种不同的声音。

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早先决定不对俄罗斯代表团采取全面禁赛的处罚后,俄罗斯上下都舒了口气,以为逃过了这一劫。

广州日报记者 杨敏

然而昨天,国际泳联在官网上发表声明,宣布7名来自俄罗斯的游泳运动员无缘里约奥运会,其中包括3位伦敦奥运会奖牌得主。

俄罗斯体育界欢呼雀跃

虽然国际奥委会最终放了俄罗斯一马,没有选择“一刀切”的全面禁赛,但俄罗斯运动员想要顺利参加里约奥运会,还得看人脸色。

国际奥委会的决议是:不接受任何俄罗斯运动员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除非该运动员能够满足以下条件:只有运动员能够提供证据,满足其本人所属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的条件,报名参赛才能被国际奥委会接受;俄罗斯奥委会不允许为任何曾经受到过兴奋剂处罚的运动员报名参加里约奥运会,即使该运动员禁赛期已满;只有单项体育联合会满意运动员提供的证据,国际奥委会才接受俄奥委会对该运动员的报名;最终被国际奥委会接受报名的俄运动员将接受由相应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和WADA组织的严格的额外的赛外检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还否定了俄罗斯运动员将以中立身份参加奥运会的说法,他认为俄罗斯运动员一踏上赛场,就将在俄罗斯国旗下进行比赛。

国际奥委会在24日经执委会讨论后决定,不对俄罗斯代表团采取全面禁赛的处罚。不过在国际奥委会的这份申明中还留着一个尾巴,那就是国际奥委会将通过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来审核相关的俄罗斯运动员能否获准参加里约奥运会。换句话说,俄罗斯运动员能否参加里约奥运会,将由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自行决定。

“我们非常感谢IOC依据事实在集体责任和运动员个人权利之间做出的选择。这样的决定就是告诉每一位运动员,只要不作假,不服用禁药是清白的,那么就有参加奥运会的资格。我也很自信会有许多俄罗斯选手得到准许去参加里约奥运会的资格。”俄罗斯体育部部长穆特科十分支持IOC的决定。全俄艺术体操联合会主席乌斯曼诺娃表示,IOC的决定是英明的,不过她也认为,那些并未涉及违禁药物的俄田径运动员依然无法参加本届奥运会实在遗憾。奥运游泳冠军波波夫表示,IOC作出了“合乎常规”的决定,“我们得按规则行事,这些规定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俄罗斯射箭联合会主席叶舍耶夫透露,射箭运动员们已准备好去里约争夺金牌了,因为俄罗斯终究是体育大国。

昨天,国际游泳联合会率先发难,他们在官网上发表声明,宣布有7名来自俄罗斯的运动员将无缘里约奥运会。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表示失望

在这份7人名单中,女子蛙泳名将尤利娅·叶菲莫娃等四人是由于曾经受到过兴奋剂处罚而失去参加里约奥运会资格的。叶菲莫娃2013年10月的尿样中被查出合成类固醇成分,遭遇了16个月的禁赛处罚。禁赛期满后,她参加了2015年喀山游泳世锦赛,并获得了女子100米蛙泳冠军。

提供了独立调查报告证实俄罗斯在索契冬奥会期间组织运动员大规模涉药的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第一时间对国际奥委会的决定表示失望。

此外,曾经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得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银牌的洛宾采夫、伦敦奥运会男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铜牌得主莫罗佐夫、女子200米仰泳世界青年纪录保持者乌斯季诺娃三人则是因为出现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此前发布的“独立个人报告”中,而被国际泳联禁止参加里约奥运会的。

WADA主席克雷格·里迪表示,“我们对国际奥委会的决定感到失望,《麦克拉伦报告》揭露了俄罗斯代表团长期以来的兴奋剂使用项目,这严重地违背了体育的纯洁性原则和反兴奋剂条例的规定。”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莫罗佐夫的禁赛缺席,中国“小鲜肉”宁泽涛的里约男子100米自由泳将少一位劲敌。

美国反兴奋剂机构随即附和,他们认为国际奥委会的决定明显地在打击那些“干净”的运动员,因为俄罗斯运动员是否干净以及是否参赛,现在都是由政府的检查机构说了算。该机构首席执行官泰加特认为在干净的运动员以及奥运会的完整性需要保护时,国际奥委会却没有采取果断的决策。

国际泳联在声明中表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独立调查报告显示,俄罗斯游泳协会没有按照国际泳联兴奋剂规则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要求进行相应的管理工作,俄罗斯游泳协会必须给出解释。

此外,他也对最初向德国电视台告密才导致国际田联查出俄罗斯田径队大规模涉药的尤利娅·史蒂潘诺娃也被剥夺了参加奥运会参赛资格表示遗憾,“这无疑是把今后的揭发者都挡在门外了。”史蒂潘诺娃因告密立功,国际田联允许她以个人身份参加里约奥运会女子800米跑项目。不过,国家奥委会在最新发表的声明中单独辟出一段解释对这名铁定被载入史册的告密者同样实行禁赛,理由是任何一名曾使用过兴奋剂的俄罗斯运动员都没有参加里约奥运会的资格。

为此,国际泳联还将成立一个特设委员会,该委员会将继续调查此事。与此同时,国际泳联已确认将重新检测喀山2015年游泳世锦赛俄罗斯游泳选手的所有样本。

英国人认为IOC疯了

事实上,关于国际奥委会放俄罗斯一马一事,国际体坛一直有不同的声音,美国和加拿大反兴奋剂机构此前就联名发出倡议,要求对俄罗斯进行全面禁赛,这个倡议还得到了不少欧洲国家的支持。

对放生俄罗斯代表团的不满声音主要来自英国。该国七项全能名将、2004年雅典奥运会铜牌得主凯莉·索瑟顿对此异常愤怒,她指责IOC在推卸责任。四届奥运会赛艇冠军马修·平森特也持有同样的观点。担任IOC委员的英国人亚当·佩吉利坚信俄罗斯已经愚弄了奥林匹克运动,“我为那些清白的运动员、奥林匹克运动以及奥运会的未来感到担忧。”英国《每日电讯报》甚至斥责IOC不让史蒂潘诺娃参赛一定是“疯了”。

在国际奥委会的决定出台后,美国反兴奋剂机构负责人塔卡特称,国际奥委会的优柔寡断将会带来国际体坛的更大的混乱,他痛心疾首地再次强调:“在保护干净的运动员的和奥运会的完整性最重要的这一时刻,国际奥委会没有采取果断的领导。”

国际自行车联合会主席布莱恩·库克森认为,国际奥委会是运用了他们的智慧作出的这一决定,其实各体育单项协会根本没有真正的选择权,但又必须接受这一决定。“我们很清楚许多自行车选手平时都在接受常规药检和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检测,如果全部禁赛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向那些清白的车手解释何为公正。”此前,包括国际排球联合会、国际体操联合会以及国际柔道联合会均表示支持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

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泳联的罚单很可能只是一个开始,在未来的几天,俄罗斯体育或将在其他项目上,陆续收到来自各个项目联合会开出的禁赛罚单。

前国际排联主席魏纪中早在这个决议出炉之前就评价道,国际奥委会处于两难的境地,既要坚持大力度地反对使用兴奋剂,又不想株连清白的运动员,因而要找到一个法律上的平衡点。“法律和道德各有底线,有时是矛盾的。为此必须找到法律上说得过去、在道义上又能让社会中多数人不反对的选项。”他更关心无辜受到牵连的运动员如何伸张他们的权益。

本文由必赢亚州366net发布于图集,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委员会“放生”俄罗丝 德国媒

关键词: 必赢亚州366net

上一篇:德国Ansbach发生爆炸 至少一人死亡(更新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