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亚州366net > 社会 > GE眼中的财富趋向与本土壤化学攻略

原标题:GE眼中的财富趋向与本土壤化学攻略

浏览次数:183 时间:2019-11-14

11月18日,GE在钓鱼台召开能源的未来赢在新时代拐点论坛,GE全球高级副总裁、发电与水处理业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斯蒂夫伯兹表示:未来,中国能源将以提高能效、天然气替代、可再生及分布式能源为主要趋势。

当前,中国承担着推动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的重要使命,如何选择未来的能源道路,需要在政策法规、价格体制、能源消费模式转变、技术发展和创新等诸多领域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在这些当中,凭借全产业的合作实现协同创新,引进和研发更先进的技术并加速推进能源产业的转型升级,是实现中国能源战略的转型的关键。

GE正在把飞机发动机这样的先进科技在中国投入新的应用领域——近日,GE高级副总裁、GE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表示,通过牵手华电集团,GE目前在中国上海已经借助华电通用轻型燃机设备有限公司这一合资载体,生产航改型燃气轮机,借力中国大力发展分布式能源的契机,图谋占领中国发展分布式燃气能源电站的头把交椅。

在论坛期间,GE与中国中煤能源集团签署了一项洁净煤炭利用项目合作意向书,将向中煤集团提供其煤气化技术、设备及相关服务。

近日,在“能源的未来——赢在新时代的拐点”主题论坛上,GE全球高级副总裁、GE发电与水处理集团总裁兼CEO斯蒂夫•伯兹(SteveBolze)表示,中国未来能源需求将以提高能效、天然气替代、可再生及分布式能源为主要趋势。

图片 1GE开始技术换市场 作为跨国公司里面的巨无霸,GE鲜有公开表示与中国央企结盟。进入中国市场的几十年间,这一在清洁能源、医疗、飞机运输和工业互联网等诸多领域颇有建树的世界500强巨头,素以技术垄断著称。 但这一次,GE显然想以技术换取市场。段小缨介绍说,前述基于飞机发动机技术的航改式燃气机目前在中国的本土化率已经达到36%,且在与华电合作过程中,GE和华电双方都有意向让这一关键设备的国产化率得以提升。 段小缨介绍说,近年来,GE一直致力于加强本土化进程,甚至新计划包括了整个产业链的中国本土化,而加强与中国合作伙伴的深度合作,也被视为GE加速中国本土化的主要抓手。因此,GE跟华电合作的项目,以及分布式能源项目充分体现了GE在中国的战略重点。 就分布式能源的发展经验看,GE在全世界都是分布式能源的领头羊。段小缨称,整个全球的装机,GE已经超过1.15万台,且实现了成熟的商业化应用。放眼全球,GE的分布式能源不仅仅在美国,还有欧洲、德国、墨西哥等市场,这也代表了分布式能源本身应用非常广泛和且不受地域限制。 现实中,中国的分布式能源市场才刚刚起步。在段小缨看来,中国发展分布式能源甚至面临很多挑战。比如政策方面,中央虽然出台了一系列有利于分布式能源的政策,但这些政策出台从整体框架落实到具体执行细节还需要一个过程。 “恰恰是这些细节,对于每一个分布式能源项目成功与否才是最关键的。”段小缨站在设备供应商的角度分析说,如何把先进技术落地中国,不仅仅需要先进性还需要有经济效益。她认为中国天然气相对于煤的价格仍然较高,但如果看整个发电生命周期,关注整个周期中环境污染,综合成本考虑的话,天然气发电的优势就会得到体现。因此,对于这一处于起步阶段的市场,GE冀望通过产品本土化,帮助中国分布式能源快速启动。 GE高级副总裁、GE发电与水处理集团总裁斯蒂夫˙伯兹的解读更加直接。他认为,世界电力市场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而中国就处于这一变化的中心位置,预期未来中国的用电量将会翻番,世界上35%能源新的装机量将来自中国。 伯兹说,不得不承认,中国目前在新的核电方面,以及在燃煤发电方面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中国在天然气热电联供和不同燃气的分布式能源方面仍处于起步阶段。此刻,GE在中国有近300台用于天然气电厂、油田、煤层气、沼气等应用的燃气轮机和内燃机,在减少碳氮化物排放、减少温室气体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段小缨与伯兹的上述言论,是在当天举行的“开启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未来”主题论坛上发布的。按照国家计划,中国到2020年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装机规模拟达到5000万千瓦,而截至2014年底,中国已建和在建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装机容量仅为380万千瓦,这意味未来五年GE或将面临一个十余倍暴增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机组的销售机会。 “我觉得GE此刻高调牵手华电,多少有些用技术换市场的意味。”市场人士表示,今年3月出台的新电改方案已彻底扫清了分布式能源并网难等路障,而5000万千瓦的预期目标,意味这一市场存在近万亿元的商业机会。 华电图谋搭车学技术 与GE相比,虽然已成为中国分布式能源领域的翘楚,但华电仍然很缺技术。 华电集团副总经理邓建玲对此并不讳言。“华电与GE的合资工厂——华电通用轻型燃机设备有限公司是一个非常好的体现,这家工厂管理和主要的生产技术骨干,都是从GE调配的,通过这样的合作方式,我们希望航改式燃气机尽快实现国产化。”邓建玲透露,航改式燃气机的国产化率目前只有36%,下一步要不断提高国产化率。邓建玲认为,这是华电与GE进行合作的初衷之一。 作为中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华电集团目前的清洁能源比重超过30%,水电装机2396千瓦,保持同行业领先地位。“其中,风电装机680千瓦,太阳能装机136万千瓦,而华电已占据全国天然气发电装机总量的1/5,在同行业中处于明显的领先地位。”程念高透露,自2014年10月24日,华电与GE合作制造的航改式燃气机组下线,就标志华电在分布式能源方面迈出了历史性一步。如今,为拓展产业链,发展分布式能源,华电正积极参与产业布局,其旗下5个页岩气区块的勘探工作正在稳步推进。 程念高指出,新型发展面临资源环境制约的问题越来越明显,如果加快绿色化发展,实现能源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已经成为中国电力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的重大命题。因此,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作为能量运用的典型成果,具有高效、清洁环保的优势,已经成为能源发展的关键一环,对能源调整、解决当前雾霾污染都有重要意义。 程念高称,华电集团一方面统筹推进页岩气产业发展,积极委托推进页岩气开发,努力开拓上下游市场,做到全产业链协同推进。另一方面,华电将升华与GE公司战略合作,加快引进航改型燃气轮机修改措施维修关键技术,有效推进分布式能源合作装备本土化进程,进一步扩大华电集团在燃气发展上的领先优势。 对此期待,段小缨给予积极回应。段小缨表示,GE不仅一直在跟着中国政府走,而且与央企华电的合作是非常深度的,着眼点不仅在中国,GE还希望与华电一起服务全球。 而对于哪里有那么多天然气资源可供中国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疑虑,华电副总经理邓建玲认为这其实不是问题。 “中国页岩气资源可以和美国媲美,高达35万亿保有量,25万亿可采储量。另外,我们还有煤层气、致密气、可燃冰、深海油气等丰富资源。问题是,中国现有的技术不到位,开采不出来,而技术在哪里?显然掌握在美国的大企业手中。”邓建玲说,如今中国每年在用40亿吨煤生产10万亿元的GDP,照此发展,要不了多久,我们每年消费的煤炭可能就会达到80亿吨。问题是,2014年全球的煤炭总产量才不过77亿吨。 这亦显示,获得技术派GE的力挺之后,为保障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机组推广,华电集团未来或将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作为其转型发展的新方向之一。

在GE的中国能源战略版图中,天然气仍然占据最为重要的位置,毫无疑问,现在处于天然气时代,根据我们的估计,到2030年,天然气能够达到或者超过煤炭和石油的发电量。斯蒂夫伯兹强调。

“毫无疑问,我们现在正在天然气的时代之中,这是对中国乃至世界都非常关键。”斯蒂夫•伯兹指出的天然气时代,GE已经开始有所准备。面对中国这一巨大的能源消费潜力,斯蒂夫•伯兹指出,GE的战略重点就是要通过降低成本和提高技术能效,通过更高技术水平的装备,提供适合技术来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据其预测:“在未来的二三十年里,我们相信天然气分布式发电会变得更为经济和节约,而且随着天然气价格大幅度降低也会推动其进一步普及。”

而在天然气主导能源战略之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针对中国能源市场的转型拐点,提高能效及煤化工产业将成为GE的下一个发力点。

目前,GE在燃气轮机上代表世界最先进、最高的水平。天然气业务已经成为GE在中国能源市场的主要收入来源,其燃气设备和相应的后续服务已经在中国市场完成从上游开采至下游发电的全产业链布局。

据悉,GE将通过工业互联网和数据分析提高各种能源的使用效率,在煤炭领域,通过提供技术方案切入煤化工。

伴随着天然气发电,斯蒂夫•伯兹认为GE的另一战略重点将是提高能效。据悉,不光在燃气行业,GE未来将在煤化工特别是煤气化全产业链的解决方案上开始发力。目前,GE已经和中国神华等大型煤炭企业达成合作。在世界上,GE在全球已经有近200项气化炉投入商业运营,分布于15个国家和地区。

但GE扩大中国能源市场的最大阻力或许源于自身。斯蒂夫伯兹和GE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均表示,GE必须更加本土化。而中国客户已开始不满足于简单地购买技术和设备。

就在当天的论坛上,GE与中煤集团签署了一项特大型高效、洁净煤炭利用项目合作意向书,GE将向中煤集团提供其高效、环保的第三代合成气辐射式冷却器(RSC-RadiantSyngasCooler)气化技术设备及相关服务。

天然气仍是主要收入来源

GE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表示:“GE的煤化工技术存在着到中国水土不服的情况。”因此,GE必须更加本土化。此外,中国客户也已经不仅仅满足于购买技术和设备。GE的伙伴,中煤能源副总经理徐耀武表示:“目前中煤集团与GE还是一个相对短期的技术转让合作。我们希望,在技术转让的基础上,技术服务也跟上,希望技术转让方也能参与项目投资。这样我们的利益可以更长期地捆在一起,这种合作对我们的帮助更大,对GE的发展也会更大。”

近期全球油气价格下行的市场格局和中美关于气候变化的共同倡议,强化了GE在天然气业务上决心。

对于加强中国本土化策略,斯蒂夫•伯兹肯定地表示:“毫无疑问我们要继续实行本地化,继续和GE的合作伙伴进行深度合作。”

中国是天然气的最大消费国,随着价格大幅降低,天然气发电将在中国进一步普及。斯蒂夫伯兹在论坛上表示。

斯蒂夫•伯兹认为,通过与中国伙伴的合作,GE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将继续拓展上述合作,GE将与国企一道共同做出决策,中国的合作伙伴更加清楚合作的问题、相关政策以及中国的具体发展情况,只有在合作的前提下才可以融入中国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市场。“GE与中国伙伴进行更加广泛的合作,这不仅是过去,而且是在将来。”斯蒂夫•伯兹说。

美国页岩气革命之后,全球能源供需格局出现了供大于求、多点供应的转变。与此同时,中国提升了2020年单位GDP温室气体排放降低到40%到45%的目标,承诺达到45%以上。

在国务院研究室综合研究司副司长范必看来,上述两个事件意味着中国能源格局从煤炭向油气时代的拐点已经到来。

根据国务院2013年1月1日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天然气发电到2015年装机容量将在十一五的基础上翻番达到5600万千瓦,年均增长16.2%。预计至2020年天然气发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亿千瓦。

美国正在用天然气代替煤炭,大幅减少了碳排放,而中国在城镇化的背景下,到了用油气替代煤炭的时代。范必在论坛上表示。

在去年10月发布的《中国的天然气时代:能源发展的创新与变革》白皮书中,GE表示,天然气将是中国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和解决环境挑战的最佳选择。

支撑GE做出上述结论的原因除价格下降和减少排放外,更为重要的是,天然气业务是GE在中国能源市场的主要收入来源,其燃气设备和相应的后续服务几乎垄断了中国市场从上游开采至下游发电的全产业链。

在页岩气开采方面,GE拥有油泵和可移动发电机;在能源传输方面,GE新增了小型液化天然气业务;在发电方面,GE拥有各种燃气机,能够提供全面的天然气解决方案。

国家能源局在2012年的一份中国东部地区天然气发电调研报告显示,GE和西门子的燃气设备垄断了中国市场,而GE居于首位。

据该研究报告的不完全统计,在中国东部地区如江苏、浙江、上海、北京、广州等省市中,GE与当地绝大多数发电企业签署了燃气设备和运行维护协议,涉及中国五大发电集团和地方能源公司。如华能南京金陵发电有限公司、江苏华电戚墅堰发电有限公司、东莞能源、北京太阳宫热电厂、上海漕泾电厂、浙江镇海电厂等。

由于尚不掌握燃气发电设备的核心技术,中国发电厂在购进GE燃气发电设备后,还需签署长期维护运行协议,其费用主要由起始备件费、启动费、月度固定费、运行时间费等组成;长期维护运行协议合约即长期备件和服务条约,天然气发电厂可以根据需要以确定的优惠价格,从GE公司选购备件、部件修理、选择检修指导人员等,价格在每年数千万左右。

除销售燃气发电设备及运行维护外,GE还选择与中国发电公司合资的形式开展业务。2011年,GE与华电集团在上海合资成立华电通用轻型燃机设备有限公司,生产航改型燃气轮机,用于分布式能源电站。

据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伊梅尔特称,GE要与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建立5至10家重要的合资企业。如今,中航集团、中国神华、中国南车、上海电气均已纷纷与GE联姻,涉及天然气、风能等多个能源领域。

提升能效及煤化工强调本土化

除天然气外,GE的中国能源战略也在逐步渗入能效提升和煤化工领域。

不管对于天然气、煤炭、风能还是太阳能来说,中国都是最大的消费国。斯蒂夫伯兹表示:新兴市场比发达国家的速度高出四倍,中国是其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斯蒂夫伯兹在论坛上透露,与工业互联网相关的能效提高将渗入各种能源利用形式,其中更加智慧型的机器可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并节省支出。他测算,GE的涡轮机能够节省40亿美元,带来1%的GDP增长。

从2012年开始,GE首次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并在美国硅谷建立了专门的软件全球中心。按照GE的设想,工业互联网通过对能源项目的规划、建设、运行、监控、维护等环节的改善,可以提高电力产出,如风力发电机可提高发电量5%。

在GE中国能源战略的微调格局中,除提升能效外,煤化工板块逐渐凸显,尽管目前煤化工仅占GE业务中的很小比例,这与中国的市场需求紧密相关。

自2012年以来,中国结束了长达十多年的煤炭黄金期,煤炭价格持续下降,产能出现过剩,此前的煤炭公司,包括大量控股煤炭资源的各大电力公司开始转型煤化工,但习惯了简单挖掘煤炭的企业缺乏煤炭转化技术。

中煤能源副总经理徐耀武表示,煤炭企业的优势是资源充沛、价格低廉,但极其缺乏技术。

据悉,与燃气行业类似,GE将推出煤化工尤其是煤气化全产业链的解决方案,此前,GE与中国神华等大型煤炭企业达成合作,比如与神华公司建立通用电气神华气化技术有限公司。截至目前,GE在全球共有近200项气化炉投入商业运营,分布于15个国家和地区。

而在11月16日论坛期间,GE还与中煤集团签署了一项特大型高效、洁净煤炭利用项目合作意向书,GE将向中煤集团提供其高效、环保的第三代合成气辐射式冷却器气化技术设备及相关服务。

但GE开发中国能源市场的最大阻力或许源于自身。在论坛上,斯蒂夫伯兹和GE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均表示,GE必须更加本土化。GE的煤化工技术存在着到中国水土不服的情况。段小缨说。

事实上,GE存在水土不服的现象还出现在风电产业。多家风电开发企业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GE风力发电机的售后服务有时无法满足中国业主的要求,尤其在响应速度方面。

而中国客户已不满足于仅仅购买技术和设备。目前还是一个相对短期的技术转让合作。我们希望,在技术转让的基础上,技术服务也跟上,希望技术转让方也能参与项目投资。这样我们的利益可以更长期地捆在一起,这种合作对我们的帮助更大,对你们的发展也会更大。中煤能源副总经理徐耀武说。

本文由必赢亚州366net发布于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GE眼中的财富趋向与本土壤化学攻略

关键词: 必赢亚州366net

上一篇:凯挑升位低配不上英王室?和William姻缘险被岳母拆

下一篇:没有了